近2月货币贬值超4成!这国央行“摆烂”?

你的位置:联华证券公司_线上炒股杠杆_炒股杠杆平台咨询 > 联华证券公司 > 近2月货币贬值超4成!这国央行“摆烂”?
近2月货币贬值超4成!这国央行“摆烂”?
发布日期:2023-11-24 12:30    点击次数:118

(原标题:近2月货币贬值超4成!这国央行“摆烂”?)

阿根廷将于10月22日举行总统选举。自8月初选结果出炉以来,总统候选人在公开场合的表态扰动着市场。

10月10日,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汇率跌破1000比索,连续第二日下跌。

中国银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有鑫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日比索兑美元汇率快速下跌反映了民众对于比索信心的下滑,究其原因在于阿根廷经济形势不稳,市场对比索购买力失去信心。在当前阿根廷高通胀、高外债、本币持续贬值的背景下,当前领先的总统候选人米莱提出的趋向“全面美元化”的货币政策主张进一步引发市场担忧,致使比索的抛售浪潮持续蔓延。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拉美和加勒比研究所研究实习员严若玮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市场角度而言,由于极右翼候选人米莱将废除比索以消除通货膨胀作为核心竞选理念,其高支持率令市场产生更多美元需求,增加了汇率压力,导致阿根廷汇市趋于混乱。

从政府角度而言,阿根廷政府此前已调动数十亿美元外储用以支撑比索的合法外汇市场,仅9月就投入了约10亿美元,导致目前已没有充分的资金储备对市场进行纠偏和调整,干预手段基本全部停止,央行近乎“摆烂”。

“究其根本,阿根廷汇市波动背后的根源性问题在于该国的外部脆弱性。阿产业结构长期存在‘去工业化’问题,依赖工业产品进口,国内市场对汇率波动敏感。”严若玮称。

比索贬值将加速通胀。自今年2月以来,阿根廷年化通胀率一直保持在三位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10月10日预计,阿根廷今年年末通胀率达135.7%。

出于锚定汇率预期、抑制通胀等考虑,阿根廷今年已加息5次,当前基准利率维持在118%的高位。多重挑战下,阿根廷经济前景也较为严峻。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阿根廷研究中心秘书长林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今年情况来看,加息对通胀的抑制效果并不十分明显,但对经济的冲击比较大,特别是对企业投资以及私人消费起到较强抑制作用。“综合各方因素,预计未来一段时间阿根廷汇市还将维持震荡态势,经济政策走向和复苏前景需关注10月大选结果。”

近两月比索已贬值超四成

随着阿根廷民众在10月22日总统大选前争相买入美元,该国汇率持续下跌。自8月中旬初选投票以来,阿根廷比索已贬值超40%。

10月10日,阿根廷比索在平行黑市下跌10%,至1美元兑1050比索的创纪录低点,较官方汇率高出两倍多。此后,因阿根廷央行抛售约2.2亿美元外汇储备对汇市进行干预,比索缩减跌幅,收于1美元兑1010比索。

10月9日,在初选中得票率位居第一的极右翼政党“自由前进党”推举的总统候选人哈维尔·米莱(Javier Milei)称“比索是阿根廷政客发行的货币,因此一文不值。”当天,比索急剧下跌,跌至1美元兑945比索。

阿根廷执政党联盟“祖国联盟”候选人、现任经济部长马萨(Sergio Massa)10月9日指责米莱故意试图破坏阿根廷货币的稳定,以便在投票前制造混乱。“为了多赢得一张选票,米莱在榨取人们的储蓄,”马萨说。

中右翼总统候选人帕特里夏·布尔里奇(Patricia Bullrich)在10月10日的一次竞选活动中接受采访时,对米莱和现任政府都提出了指责。布尔里奇称,阿根廷政府试图在不削减开支的情况下降低税收,而米莱是在“火上浇油”。

中诚信国际主权分析师王家璐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阿根廷大选结果的不确定性是导致近日阿根廷货币贬值的导火线,而美债利率和美元同步走强加剧了该国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的压力。从更长期的因素来看,阿根廷国内经济发展失衡、过度依赖外资,且制度实力很弱、政策存在高度不确定性,是导致阿根廷比索长期波动贬值的根本原因。

在王有鑫看来,总统候选人哈维尔·米莱提出的废除比索、取缔央行等一系列政策主张,暗示未来阿根廷经济金融政策或将迎来较大转向,进一步加大了市场对阿根廷经济金融前景的担忧,从而增加了金融市场的波动性。未来如果其当选,并采取竞选时提出的各项政策主张,可能将进一步加大比索的贬值压力。

严若玮告诉记者,马萨大幅印钞的政策加剧了恶性通胀,米莱抛弃比索的口号又进一步导致汇率波动,比索贬值又再度加速通胀。叠加近期高通胀、高利率、高外债形成的脆弱经济基础,阿根廷年内汇率压力减轻的可能性较小。

“未来汇率走势在较大程度上与米莱的态度有关。若其能够缓和言论,汇率或存在趋稳的可能性;若其保持或强化现有态度,汇市将陷入更加混乱的状态,比索汇率或将继续走低。”严若玮称,就当前形势而言,保障阿根廷稳定、健康的汇率最重要的是需要政府出台负责任的并具有可持续性的经济发展政策。在缺少健康的汇率体系和稳定政局的情况下,民众、投资者以及国际金融机构对阿根廷比索的信心难以提升。

明年经济形势或有好转

阿根廷大选在即。阿根廷选民将于10月22日前往投票站,从候选人中选出接替即将卸任的左翼总统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的人选。

当前,除了大选对市场造成的冲击波,阿根廷还面临高通胀、高利率等带来的挑战。

阿根廷国家统计与人口普查研究所9月公布的数据显示,阿根廷8月年化通胀率达124.4%。从今年表现看,阿根廷2月年化通胀率突破三位数,此后至6月持续上升,7月数据稍有回落,8月上涨明显。

考虑到通胀、美联储加息周期等因素,阿根廷央行今年已加息5次,其中,8月14日宣布加息2100个基点,将基准利率由97%上调至118%。

“当前,阿根廷国内呈现‘通胀高企-抛售比索-抢购生活必需品-进一步刺激通胀-市场信心下滑’的恶性通胀循环,短期内通胀和货币贬值问题难以解决。”王有鑫称,在阿根廷“内忧外患”的国内经济金融形势下,单纯依靠加息和外汇管控等政策可能难以稳定汇率,最根本的还是要刺激国内经济增长,稳定市场信心,改善国民预期。

考虑到大选、高通胀、高利率等多方因素,阿根廷的经济前景堪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0月10日预计阿根廷经济今年收缩2.5%,2024年增长2.8%。拉加经委会上个月预计阿根廷经济今年收缩3%。

王家璐指出,大选使得阿根廷面临高度的政策不确定性,若米莱当选并全面实现美元化,阿根廷经济将面临巨震,短期内难以走出困境,预计下半年阿根廷经济将持续衰退。而从外部环境来看,近期美债利率和美元同步走强,意味着美元流动性在不断收紧,对于基本面脆弱的新兴市场国家更为不利。当全球风险水平上升时,资本加速外流导致阿根廷本币贬值加剧,同时使得债务成本显著抬升,加剧阿根廷当前的经济、债务危机。

林华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综合来看,阿根廷今年经济比较困难,表现不太乐观。到今年年末,阿根廷面临的财政压力或有望缓解,明年经济形势可能好转。她解释,阿根廷新的农业季受天气因素影响减弱,这有助于推动农业生产恢复、外汇储备增加和经济复苏。同时,今年以来阿根廷与中国的金融合作顺畅,成果丰硕,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对于阿根廷金融市场稳定、偿还外债、节省美元外汇等也发挥了重要作用。